路家小青玄

诸君大家好。
杂食萌一八。
茗芯半女皇。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我在修妖ing。

我就说我以前发过嘛,不小心删掉了,还好有截图。
懒的再打一遍喽。
就这样看吧😚
大概是齐家人的怂萌日常前面一点
诸君就当以后开坑的前传看看吧。
还有好多坑没填。
空着吧。
爱您们!笔芯!

50粉点梗

不会开车炖肉的我点梗应该也没人吧[自暴自弃]
不过既然是传统!咱必须来弄!
还有三个坑没填。还有n个文没改。
[绝望]
总的来说这个寒假要干很多事情呢!
[正能!]
怀挺!
点吧!如果我能的话!😚
支持一八

【一八】绝代双萌[上]

感觉太久没更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来一点短的没写完来着。
说实话我没玩过这种游戏你们信吗
☞欧欧西预警。。。
☞蜜汁脑洞预警。。
☞旁友,点关注不。
☆请配合BGM 绝代双萌 食用
✔正文,
  齐铁嘴是一个算命的,副业是电子竞技,在一个名字叫做绝代双萌的游戏里使用法师,既可以辅助当奶使,没事有几率爆出大招把boss一下干到或者把对手全灭。可以说是全游戏里最厉害的职业了。
  有个偶然,就是这个法师不能单独参加战斗,必须和队友组团,而且队伍里必须有一个战士。
  齐铁嘴很不服气,为啥啊。职业歧视吗?
  得不到结果的齐铁嘴只能喊上小伙伴组团打怪发泄一下。
  “小九,在不啊!”
  “和五爷刷怪呢!”解九爷的职业是和控制系的术士,运筹帷幄之中千里之外,还能增加队友的功力防御能力。
  吴老狗是一个驭兽师,天天耀武扬威地摆弄着神兽,别说,他倒是对犬科的神兽有些蜜汁忠诚。
  “哎!加上我呗!”
  齐铁嘴愉快的加入了队伍,却发现队伍里并没有战士。
  “这怎么打啊。”齐铁嘴撇了撇嘴,灰下去的加入按键偏偏在这个缤纷的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
  齐铁嘴放弃了组团打怪的念头,自己去别处闲逛。
  “八爷!不好了!快来救援!”解九的私信页面弹开在齐铁嘴的网页面前,怎么回事。尤其是这个八爷叫的他自己有点心慌。
  等他赶到的时候面前是狼藉一片,队伍里人本就不多,这会儿功夫全部躺在了地下。
  可是还是没有战士啊,齐铁嘴那法师的技能也发不出去啊!
  『叮』的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加入按键亮了,齐铁嘴手一滑,下意识地点了一下。
  难道是系统bug。
  法师大招的吟唱需要一点时间,可是没有人有战斗能力了,解九背包里的小奶瓶一瓶一瓶的减少,但是还是没法爬起来。
  吴老狗下了一步险棋,他挥手让最爱的那只神兽三寸钉去吸引boss的注意,发了一条私信。
  “八爷啊,你加油啊!这个怪好不容易刷到的!”齐铁嘴白了他一眼,这人都躺在还有心思怼自己。
  面前的大boss齐铁嘴一看哎呦不得了,这不是十分罕见的穷奇吗?齐铁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装备,果断转身向后走了几步。
  “诶!齐铁嘴你去哪?!”解九和吴老狗气得要诈尸。好不容易刷出来的怪你不能放弃啊!
  齐铁嘴谈了一口气,这么厚的血,我这大招也不一定能削掉一层啊。
  罢了罢了,又舍命陪君子了。
  一个大招甩出去,穷奇却不见了踪影,齐铁嘴这才发现队伍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一个战士,名字叫什么『日山』头衔是俏副官的家伙。
  齐铁嘴楞了半天,上去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齐铁嘴?。”
  对方未回应。
  算了。
  “小九,狗五。这穷奇你们怎么刷出来的,这种罕见的大boss你们还敢上?”
  “唉,准确来说不是我们刷出来的啊,是他自己出来的。”
  齐铁嘴的电脑屏幕闪了几下,突然黑了屏。
  又停电了。
  齐铁嘴撇嘴。

写手调查问卷
感谢感谢 @981741978  大大艾特我
笔芯笔芯 前几天有事耽搁了 现在才写

1、第一篇文
一八《梨花落》很烂的梗在以前的号里
号忘记密码了 @正经儿茗吹

2、写的最纠结的文
一八邪教 解九×三寸钉
是个好脑洞,就是貌似被自己写毁了
以后继续写吧

3、写的最欢脱的文
一八现代《绝代双萌》
挺欢脱的 表示还没有写完
所以还没发

4、写的最满意的文
没有?!文笔这么烂的我哪有满意。

5、写邪教吗
当然!邪教我最爱,什么解九×三寸钉 端八邪教 越八的

6、个人比较喜欢片段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张启山刚来长沙的时候灰头土脸,霍家的小仙姑瞅见便递了一个苹果,苹果一口咬下去脆脆的,苹果中的水分流进张启山干得冒烟的嗓子,舒服多了。
仅限个人喜欢hhh

7、你的笔名是?来源?
青玄 就好听啊 小说里经常出现啊 某二次圈圈名也叫青玄啊公子青玄

8、当写手多久了
不知道,有半年了吧。

9、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这个真不清楚。高兴就好啦!

10、一开始处于什么心态当写手?现在呢?
萌cp就自己放飞,虽然文笔不是很好但是产粮食开心啊!

11、第一次创作
上年夏天吧,萌上cp就开始产粮了

12、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写的什么玩意。好想删啊。

13、现在主要写同人还是原创
同人赛高!是同人让我进写手圈的啊,站了一身推就不能放弃!

14、喜欢什么类型cp
不清楚 万事皆有可能

15、最爱哪对?写过什么?
最爱一八林秦等茗荣酋
rps暂时不敢写,林秦吃粮食都吃不完了,一八自己瞎写瞎写。

16、感觉自己文风是怎样的
我有文风吗。想小清新但是好像都很接地气(⊙_⊙)。

17、最喜欢的作者
三叔?天下霸唱?龙君晓初我是挺喜欢的。诗人话我喜欢朱淑真!词人纳兰性德!一生一代一双人哎呦喂~

18、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当然!粮食很好吃啊!大半夜不睡觉嗑糖。

19、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我自己都没有文风怎么模仿啊,没那个能力

20、感觉自己码字效率怎么样,更新频率怎么样
不怎么样。手机码字手都疼了,喜欢在学校和同桌大人 @Tamia苒  写在本子上

21、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癖好
安静的地方,没人知道我在干嘛。听听音乐什么的。

22、灵感枯竭怎么办
找boss大人聊会天 自己玩会阴阳师 反正随遇而安,有了自然就有啦

23、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悬疑?校园我不怎么会写,逗比文可以试试

24、当写手最开心的时候
长篇完结,但是没有完结呢

25、感觉自己的作品最大的问题
没有文笔,不好看,逻辑也许有问题

26、写过H吗
其实写过,黑历史不敢酱酱酿酿。。。别告诉我同桌!

27、坑品如何
不瞒您说,我的坑已经可以毁灭世界了!

28、你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啊,原来是缘写的好憋屈啊,好好的脑洞我就是写不好!???!还好有我亲爱的同桌大人!

29、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都蛮重要啊。

30、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变化吗
有吧,虚荣心?还是自己开心就好啦

31、写完后有没有检查修改的习惯
有的,总是感觉自己写的不好啊。

32、对未来写作的计划
填坑!一定要填完!

33、对自己的一句话
2017年了,加油吧!填坑吧!

艾特我最爱的同桌boss大人 @Tamia苒
@伊梦芸 小天使你也来写一个吧!

[日常]吃货组表示: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小段子,闲得无聊码的。
就记得这些了
点个小红心呗

☞齐铁嘴推荐菜单。
✔佛爷家的莲藕猪蹄
✔陈皮爱买的糖油粑粑
✔白乔寨婆婆给俏副官的馒头
☞张启山推荐菜单。
✔方便又充饥的压缩饼干(嘴:不好吃)
✔小仙姑给的苹果
✔陨铜环境的婚宴
二月红推荐菜单。
✔丫头做的面
✔醉红楼的花酒
陈皮推荐菜单
✔糖油粑粑…糖油粑粑
✔师娘做的面
解九爷推荐菜单
✔自家酒楼啥都好
俏副官推荐菜单
✔佛爷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借个一八话题。

【荣酋】半米小刀
😂被刀子刺激了,就摸了个萌萌的酋酋
画渣也不会比例也只能摸摸鱼了。

【一八】你怼我。我怼不死你。

考试期间忍不住出来浪一浪,
一发完,
就想写最后那个梗的,
梗源自某班两练散打的同学对话。

正文~
#据说张启山刚到长沙的时候是这样的
(一)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张启山刚来长沙的时候灰头土脸,霍家的小仙姑瞅见便递了一个苹果,苹果一口咬下去脆脆的,苹果中的水分流进张启山干得冒烟的嗓子,舒服多了。
先谋了份差事几天,用所剩不多的钱财换了一身行头,脸干净多了,这才走进那条小巷。
张启山他爹让他来长沙,却没说要做什么,他没来得及问,老人家就先行一步了,张启山只能在偌大的长沙城里瞎转悠,这一转悠便遇上了齐铁嘴。
“诶?这位先生留步!”算命的本来还在吆喝,看见自己路过就叫住了自己。
“这位先生,一看就是干大事之人,非富即贵!”只当是寻常的算命的,但张启山心情好啊!多聊了几句。
“你这么夸我我还怪不好意思的,这卦钱还是要给的。”
“诶!这卦钱我不要!只希望您以后多照顾照顾在下。”
“哦?”
“长沙最近也不太平了,急需要一个能镇守的人啊。”
本还想问问,却被算子挥舞着的手打断了,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
(二)
“张启山!你又下斗了!”齐铁嘴开门就看见一个满脸血迹的人。
“诶诶!臭算命的。我不是没事吗!”张启山拍拍齐铁嘴的肩膀,嘴角微微扬起。齐铁嘴一把拉过张启山,推向椅子。
小心翼翼地撩开袖子,里面已经面目全非。“张启山!你看你还说没事!”齐铁嘴气不打一处来,到处要不是自己拦住张启山,哪里会有那么多气受。
“嘶~”张启山吸了一口气,盯着小算命好看的眼睛。“你忍着点!”齐铁嘴没找到镊子就拿着筷子,夹着消毒用的酒精棉球轻轻擦拭着张启山的胳膊。
“臭算命的,你轻点啊!”张启山又咧开了一嘴的大白牙,眼睛但是没离开臭算命的半分。
“我都和你说过了,那是个凶斗,谁让你自己一个人去的!万一折在里面怎么办?”
“这么说,你是在关心我喽?”张启山似笑非笑地逗着齐铁嘴。
“别别别,您命里有三昧真火,一座真佛,我哪用担心您啊!?”齐铁嘴懒得看这位脸色很差的大佛,自顾自地包扎起伤口。
这臭算命的,想让他夸夸自己都这么难嘛。
(三)
张启山一把抓住齐铁嘴的后领,顺势把对方提了起来。
“张启山!你干嘛!”齐铁嘴张牙舞爪地半悬在空中。
“臭算命的,你真轻啊。”
张启山装作没听到齐铁嘴的叫声,胳膊搭在齐铁嘴的肩上搂着齐铁嘴就向屋外走。
“去哪?”张启山回头看齐铁嘴。
“╭(╯^╰)╮”气呼呼的齐铁嘴选择了沉默。
“那就随便逛逛。”张启山也不管小算命的闹什么脾气就一把扛了那人放在门口。
“张启山你魂淡!放我下来!”齐铁嘴气啊,你要出去玩就出去玩,动不动扛我干嘛,我眼镜落桌子上了诶!张启山你慢点!
(四)
佛:你又打不过我
八: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
佛:你就是打不过我
八:试试
佛:好
八:看我不干死你
佛:我不干死你
八:看我不干死你
(语气语气,注意一下语气变化)
佛:(一把扛起齐铁嘴)看我不干死
八:张启山你混蛋!

【all八】原来是缘

不会甩链接,请君点主页
欧欧西很严重,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三)
  “齐桓!醒一醒啊!”陵端刚醒过来才发现齐桓浑身滚烫。一定是昨天淋了雨,该死,竟然忘记了这回事。陵端担心得很苦,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想了一个歪办法。“齐桓你撑住,我去找那个什么佛爷。”齐桓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穿我的衣服吧。”陵端刚想问为什么就发现齐桓已经昏睡过去了。只好换上不方便的长衫,将褪下的衣服随手一丢。不过几秒,他又有些心疼的拍了拍衣服,公公整整地叠好,在镜子前匆匆看了一眼长衫装扮,急急跑了出去。“八爷。”陵端一路厚着脸皮打听,不过那些人的眼里好像有些古怪。陵端没多想,跑到张府面前才发现这张府离齐桓的盘口真是很近啊,难怪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回去后还是要麻烦齐桓善后啊。
  张府的士兵见了“八爷”恭敬地开了口。陵端变扭的回了一句,“嗯。”士兵们有些奇怪八爷的不同之处。但到底有什么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陵端心切,一急躁又找不到佛爷一时有些不安。“坏事!我这脑子。”陵端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没必要跑出来,打发个人去买药不就行了吗。前些天的日本人又那么蠢蠢欲动,齐桓在家不会有事吧!这没由来的不安又在陵端心里作祟,心脏在不知不觉中也紧张起来,扑通扑通地跳着。
  “八爷!”张启山老远就看见枣红色长衫了,刚下车就大步走了过来,“嗯?”看到八爷的不对劲张启山好像明白了什么,“管家备车。”管家纵然疑惑也不表明,默不作声地退了下去。“陵端是吧。你怎么来了。老八呢?”陵端有些呆滞,转头看了张启山一眼。张启山在他的眼睛里看见的是怨恨和后悔。“齐桓发烧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把他一个人放家里了!”张启山的目光闪了闪。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张启山安慰地拍了拍陵端的肩膀。陵端深深地看了张启山一眼,看着缓缓驶过来的车子,他一脸不屑,接着脸上的呆滞也变回了狂妄,双手结印,一道紫色的光芒从齐家直接飞到陵端身边,他挑衅地对着张启山,可是他忘记了,张启山比他更了解齐桓。就在陵端御剑回齐家盘口的时候,张启山已经带着人围了整个武藤的仓库。
  这个武藤的胆子也太大了,前些天好在我碰见了,不然让陵端那小子抢了风头事小,伤着齐桓怎么办。
  张启山摆了摆手,众人退了出去。副官刚想说什么,就被张启山打发下去给士兵们看见陵端御剑的封口费去了。张启山推开大门,仓库已经有了些年头,门外的光芒顺着缝隙把这仓库照的格外敞亮,灰尘四处飘散,张启山皱了皱眉,这么破的地方,灰那么大,齐桓还生着病呢!
  齐桓费劲地睁开了眼睛,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迷迷糊糊中就被人绑了起来,吊在房顶的时候,自己都没有知觉了。好刺眼啊,佛爷?“佛……佛爷。”齐桓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刚一清醒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一股刺痛,怎么回事。
  张启山对着齐桓笑了一下,宠溺。
  齐桓楞了一下,只感觉一种心安的感觉。仿佛多年前的伤痛也可以就此抚平。
  张启山,你真是我的贵人啊。我齐桓一定会为你夺得一生平安的。
  一群日本人围了过来,人人手里攥着一把日本武士刀。
  张启山解开西服扣子,卷上袖子。
  日本人的头头武藤什么郎的一死,日本人就如同横冲乱撞城市中的鸭子,嗯,惊恐地四处逃命去了。
  张启山顺手抄起一旁的武士刀,背后的刀抢触目惊心。张启山咬牙站在齐桓正下方,挥手丢去,刀割断了绳子直直地横叉在柱子上。
  双臂张开,不到五秒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心疼。佛爷是为了救他啊。
  “顾之,真重啊。”
  齐桓自然看见了张启山身上的印子,一时语塞,眼眶红通通的。
  “顾之,我错了。诶,你别哭。”张启山看见了齐桓的眼眶,用手拭去泪珠,将那人望怀里一抱,晃晃悠悠地出了仓库。
  “逢瑞!是我错了,我不躲你了。”齐桓牵强地笑了一下,手腕疼的难受,坚持自己走。张启山依了他,两人互相搀扶着。
  “佛爷,剩下的日本人已经全数抓获。”
  张启山点了点头,拒绝了对方的搀扶。喂喂,没看见你长官现在正偷乐呢嘛。
  副官表示看见了。他不瞎。
  “齐桓!”陵端在数月后终于看见了痊愈的齐桓,不用说,又是那个张大佛爷。和小爷抢人?除了大师兄,我还没怕过谁!陵端攥紧拳头,算是对张启山有了敌意。
  “哎。告诉你们家长官,在下家里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齐桓站在火车外,心里嘀咕,这张启山不知道又要干什么,把我喊到火车站,还好我之前算了一卦,果然没什么好事!还是先回去再说。家里的那尊大佛还没安顿好,一个两个真是气我啊!
  “八爷!仙人独行,家人都没有,哪来的家事啊?”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齐桓顿了一下。“嘿你小子!。”看着张副官痞痞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唉,罢了罢了,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副官笑眯眯地开了口“八爷,这不有佛爷呢吗?怎么会舍命呢?”齐桓哑口无言了,自从佛爷在日本人那里救了自己,还有陵端把全城的日本人都废了,这下没人敢惹自己了。奈何不住这两个大佛了,天天没事找他。看陵端住他家,佛爷也要搬来。真是够了!
  “老八!过来看看!”听到佛爷叫自己齐桓才反应过来,打断了脑中的思绪,叹了口气,齐桓才慢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佛爷……这!”齐桓眼睛睁得大大的,口中似乎能塞下鸡蛋。车厢的尽头是一个古怪的哨子棺。
  何为哨子棺?
  只见棺材上面有一个孔,看起来类似于巨大铁哨子的东西,所以被人们称为”哨子棺”。这哨子棺开启只能从里面开,最好的办法就是开一个口,将手伸进去从内部开启。但是棺材里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齐桓在一旁可是目睹了全过程,刚才那个小士兵的手臂直接被琵琶剪断了臂。“佛爷!你……小心啊!”齐桓话说的越来越小了,他自己可能都听不见了。
  张启山看齐桓这么担心自己,嘴角上扬,要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才行!三下五除二张启山就打开的箱子,发现了一枚南北朝的戒指。齐桓好奇的凑了过来,离张启山的脸很近。呼吸一下一下的拍打在张启山的脸颊,张启山不苟言笑的外表下其实偷乐了好长一段时间。
  “诶!佛爷,这南北朝的东西还是二爷家知道的多!”
  “看来,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二爷了。”张启山拿着戒指打量了许久,“八爷回去了。”副官难得插嘴。“哦。副官,你来看看,这个戒指好看还是二响环好看。”
  哦,副官表示没眼看。
  “这,还不是问问八爷比较好。”
  “说的也是,那你就去问一下吧。”
  我拒绝,我能拒绝吗。

☞无责任小剧场
陵端御剑几分钟就到了齐家的盘口。
“齐桓?”陵端没找到齐桓。
桌上还有齐桓的眼镜。
小施法术,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脸。
三天后,长沙城内除了那个名叫凉子的女人。所有的长得像日本人的人全部暴毙在长沙城郊外。日本人中也传出了“长沙乃鬼城”的谣言。

『九八』齐家人的怂萌日常


无逻辑
☆ooc预警
☆九八邪教发糖预警【误】
☆不正经儿预警
☆貌似是现代???
一切的锅我来背。围笑。我又写邪教了。
解释一下,貌似好像是齐铁嘴转世没喝孟婆汤就出来啦hhhh解九爷喝过了。
我的脑洞一如既往的大。

清脆响亮的哭声从医院的某间病房传来,孩子刚刚出生,听说了是男孩的齐老爹有些不开心。
  “我想要女儿啊~”
  齐太太拍了他一下肩膀,“儿子怎么了?怎么了?”
    齐老爹看见一家媳妇生气了有些慌张。“媳妇媳妇!乖~你这刚生完孩子,身体重要!”
  “那孩子叫什么呢?”
  “齐嬛?”
  “哪个huan?”
  “甄嬛的嬛。”
  齐太太怒了。我辛辛苦苦给你生了个儿子你不领情还给他取名取了一个这么娇弱的名字,你甄嬛传看多了吧!
    齐太太用怨念的眼神瞪着齐老爹。
  “那就齐桓吧,木字旁的,总行了吧。”齐老爹也怂了,媳妇如果生气了话,就要哄,怎么哄呢,就要买包包,买包包就会刷爆我的卡。算了吧。
  “还凑过。”
  【儿子啊,你真的没问题吧?】
  【放心吧老爹,我可以自己去上学的。】
  【可是。】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自己上学的!】
  齐桓有些生气了。
  【乖~不生气啊乖儿子。】
  齐桓只记得当初一家智障老爹的怂样子,唉,真当我是小孩子了。我可是堂堂齐八爷。
  不过,当他真的站在齐老爹齐太太的葬礼上,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老爹?你醒醒!你怎么可以这么睡了!不行!不可以!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家人,才尝到了亲情的味道。你不能这样丢下我!还有妈,你也忍心抛下我一人吗?]
  齐桓哭的很悲伤,秋天的叶子微微的泛黄,风一吹就飘落了下来。齐桓的心有些变的冰凉,这来不及享受的幸福就这么易碎吗?这么快就消失了吗?
  我齐桓就只能落得一个仙人独行的下场吗!
  我不甘心啊!
  “你就是齐桓?”齐桓抬头,干干净净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泪痕。
  心疼?
  解九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不可能啊。
  解九向齐桓伸出了手,“若是不嫌弃,来我解家吧!”